今天是:     百度搜索| 留言求片 | 申请VIP| 注册登陆 | 全部影片

  首页 

  一韵到底唱悲欢

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增加时间:2015-3-19    人气:   

一韵到底唱悲欢
——  “沅澧音韵”系列·澧州大鼓

2010年《查家底》参加中国“九艺节”曲艺决赛。王蕾 摄

  “亲帮亲,邻帮邻,有事无事都来和几声!”

  澧水流域大小乡镇,至今还保留着这样的乡风民俗:每有红白喜事,主家必请鼓书艺人唱大鼓,亲朋好友纷纷前来,聚集一堂听鼓书,人越多,场面越热闹,打鼓者越有劲,主人家也越欢喜。

  澧州大鼓,这个相传起源于东周时期的艺术形式,便是在如此淳朴的民俗氛围中不断成长壮大,并日益受到百姓的喜爱和追捧。

  大鼓声声传孝心

  关于澧州大鼓的起源,有这样一个传说:相传周孝王母亲喜欢听故事,为表孝心,讨得母亲欢心,周孝王便时常陪伴母亲左右,还经常边敲桌子,边给母亲讲故事。周孝王孝敬母亲的故事感人至深,令人景仰,其事迹与行为逐渐流传至民间。后来,人们将敲桌子又演化为敲竹筒、敲瓦盆,最终发展成孝鼓,到庄子时已形成了丧鼓。

  至今,澧县艺人中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:“周公治其礼,孔子治诗书,庄子治其打丧鼓。”足见澧州大鼓源远流长的历史和人文底蕴。

  大鼓声声传孝心,澧州大鼓承载着中国几千年的孝德孝义,这就无怪乎其原名为孝鼓、丧鼓了。

  大鼓之音遍响湘鄂边境,是荆楚祭祀文化中的一种曲艺形式,因而澧州大鼓又名湘北大鼓。其播洒范围极广,以澧县为中心,向四周辐射,东到安乡县,南到常德、桃源县,西到张家界慈利县、桑植县,北到湖北省荆州市、公安县、石首市。

  和全国其它各地的丧鼓一样,澧州大鼓经历了这样的演变过程:先古时期祭天求神祈丰年——秦汉时的拜神驱鬼求平安——现在的请神劝亡、保子孙安康。

  但如要真正追溯其始,我们恐怕只能从目前可查的七代艺术师承关系着手,由此推算,澧州大鼓艺术的发展史应在四百年以上。

  过去,它只是穷苦人民谋生的一种手段,这些艺人们,或称之为叫化子,常年沿门乞讨,击鼓而歌。悲怆潦倒的成长史,使得澧州大鼓在唱腔上,凸显出“悲苦”、“吟诉”和祈祷的特色。

  叫化子-打鼓匠-民间艺人,三段发展路,400多年锤炼史,澧州大鼓最终形成了日趋完善成熟,以“澧州官话”为体系的四大流派,即东腔、南板、西调、北路。

  艺术形式的发展总是要不断摸索、创新。一人一鼓,坐于孝堂中演唱,这是澧州大鼓这门艺术的起初演出形式。后来,才慢慢发展为二人及多人站立演唱,或加伴奏演出。

  直至清朝嘉庆年间,澧州一落第秀才苏金福(1779-1842年),屡试不中,怀才不遇的他只得哀叹认命,从此浪迹江湖,并结识了不少民间艺人,走上丧鼓艺术之路。因为满腹才华,他大胆创新,对丧鼓进行改革,规范整理唱腔,定出了一流、二流、三流、慢板、数板等板式。每个板式又有不少变化,如一流的“平腔”、“硬腔”;二流的“软腔”、“讨米腔”;三流的“流水腔”、“哈哈腔”;慢板的“大悲腔”、“大颂腔”;数板的“垛子腔”、“吟诉腔”、“告苦腔”等,如此,富于艺术表现力的丧鼓迎来了新生。

  苏金福穷尽其后半生,致力于鼓词创作,他先后改编、创作了《白蛇传》、《半日阎罗》等20多个唱本,皆被澧州民间艺人奉作范本。

  对艺术的痴狂与热爱,奠定了苏金福的大鼓人生。对艺术的继承与创新,也注定了他必然要成为艺人们永远铭记与膜拜的师祖。

  韵味十足显魅力

  丝瓜老了树上吊,能够解下来做抹布;

  葫芦老了挖水瓢,苦瓜老了远些撂;

  道士老了坛门倒,和尚老了住破庙。

  这是澧州大鼓南板流派中的数板转二流唱腔唱段,从艺人们的口中唱出,听来韵味十足,哼着朗朗上口。难怪乎,数百年来,勤劳朴素的澧州人民从不曾将它抛弃,或遗忘。

  澧州大鼓传唱至今,有着其无以言说的魅力。它是一门说唱艺术,道具通常为一面大鼓,主要为堂鼓,鼓面直径约30—35cm,蒙牛皮、木质框架、高约20—28cm,配鼓棰一副,长26cm,头尖尾粗,尾部常系红布或丝绸,演奏时敲击鼓面、鼓边,发出不同音色。特殊曲目如《送歌郎》等,外加铜锣、铜钹。若主人家大方,喜好热闹大场面,还可增加唢呐、月琴、小三弦等伴奏乐器。

  一韵到底,可谓澧州大鼓的特色。唱词多为七字句,后来又发展了十字句等句式。除《小送歌郎》唱词为三句一组外,其它为二、四、六、八句一组,多组构成段,每段要求一韵到底。其常用韵有11个:天、地、人、和、龙、虎、豹、豺、黄、花、黑。

  “押韵是澧州大鼓中最讲究的一点,可以说是对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继承与发扬。那些有名的老艺人尤其讲究这个,经常临场发挥,还能做到韵中韵,且音调严谨,三声是三声,四声就是四声,毫不含糊。”今年38岁的郭方中是2010年澧水流域鼓王擂台赛鼓王,师承南板传人周召学,对师傅们的精湛技艺和严谨精神甚是佩服,“就是龙、黑两字吧,最难押韵了,两位大师在一起对鼓,经常就是在这方面比拼功底,赢得台下阵阵彩。”

  传承好大鼓艺术,郭方中说,他没少在中国汉字上下功夫,经常抱着《辞海》罗列、总结。虽然枯燥,但也颇有意思,他笑着说道,因为热爱。

  澧州大鼓唱腔丰富,分孝堂专用调及说书正调二大块。说书正调脱胎于道教音乐。孝堂专用的小调较多,如《凤阳歌》、《姜女儿调》、《请神调》等,尤以《大送歌郎调》最具特色,唱词结构为二人穿插(俗称“穿号儿”、“插号儿”),分别唱七字句和五字句,唱词各自独立,内容又互相接近,音乐发声上为一人本嗓,一人小嗓。如:

  送夫一里出门东,商郎死得早。

  脚踏平地,秦雪梅吊孝。

  手捧胸,穿得白毫毫。

  孝鼓、说书和寿鼓,是澧州大鼓的三种演唱形式。以孝鼓为主,说书主要在茶社演出,寿鼓则是为老年人祝寿时演出。

  “现在,一些主人家子女考上大学,也会请鼓艺人上门送贺。”郭方中说,他去年就到石门秀坪乡去送了一场《周木匠做官》的戏,带了一个徒弟,演出四小时,祝贺主人家的儿子考上大学。

  要说演唱内容,则更加丰富多彩,分开场小帽、孝堂专用类和说正书三类。开场小帽类似快板小段,一则向听众自我介绍,请听众支持他的演唱;二则向东家致谢,创造良好的演唱气氛;三则以“打人本”的方法(即“脱口秀”),用风趣、幽默、搞笑的语言调动听众的热情,控制现场秩序。孝堂专用类,主要展示请神劝亡的过程,同时劝诫世人恪守孝道、勤劳善良、修身养性等优良传统。说正书类,讲究见好书就打,长短篇不拘,号称有数千数百本之多,常以唐宋历史传奇故事和凡人琐事为主。

  顺应时潮,也偶有时下新作,如革命时期的反特故事、反映西藏农奴受难史的《巴山血泪》、计生宣传类、宣传新时期人物新风的《闪光的警徽》等,或劝诫子孙学好的,如《我劝儿子离网吧》等。比如时下最兴的《劝君歌》:

  鼓儿咚咚慢慢磕,听俺唱段劝君歌。

  一劝君子不赌博,赌博好比是副大毒药,

  一旦毒性一发作,好人精神变麻木。

  有人为钱去赌博,输了公款掉工作,

  弄得生活无着落,从此坠入苦恼河。

  有人为钱去赌博,睡在夜里捉麻雀,

  弄得家庭不和睦,妻离子散各搞各。

  “做白喜事的主人家一般都热衷于古史类的,如《封神榜》、《薛仁贵征东》、《包公》、《三侠五义》等,有曲折情节,表现力丰富,演出时间长,扣人心弦的故事一环接一环,最能留住前来悼念的客人。”郭方中说道,因此,鼓艺人演出一场近五小时,累是累了点,但收入也不少,一千至数千元不等。

  艺术传承不可松

  现今64岁的澧州大鼓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周召学十分感慨地说,“很怀念当年的打鼓场景,经常是上半夜打完,下半夜接着打,你打到天亮,观众就听到天亮。现在不一样了,下半夜基本没人听了,也就没人打了。茶馆也是一样,以前是听书为主,现在是打牌为主了。”

  周召学小学毕业,13岁时拜当地70多岁的艺人马家柱学鼓艺,先后学过大鼓、渔鼓、三棒鼓等多种曲艺,尤擅长大鼓和说鼓。1973年,他加入澧县曲艺队,参加全县曲艺改革、整理编写曲艺唱本。1981年,他代表澧县参加常德地区举办的“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60周年全区曲艺调演”,演唱的说鼓《猪亲家》获演出三等奖。1987年,又在县“曲艺演出比武大赛”上荣获二等奖。

  他说,澧州大鼓曾经很辉煌,将来也要发扬光大。上世纪60年代初,澧州大鼓《李定国》获地区创作奖和演出奖,上世纪70年代,多次在省市级演出中获奖。

  1986年,澧州大鼓在长沙召开的“全国曲艺志工作现场会”上演出,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周巍峙,时任中国曲协副主席罗扬等一致称赞“这才是真正的地方曲艺”,并索要录音带。

  2002年,《情与法》、《十字歌》两个节目录像带参加第四届中国曲艺节,时任曲协主席刘兰芳看了非常高兴,千叮咛万嘱咐,湖南省曲协要对这门艺术重点扶持。

  2009年,澧州大鼓《查家底》参加湖南省艺术节获曲艺金奖;2010年,参加中国“九艺节” 获曲艺金奖;同年,《闪光的警徽》参加第三届中部六省曲艺大赛,捧得二等奖。

  “澧州大鼓艺术传承上没有出现青黄不接的紧张局面,老中青结构还算稳定,但是相比于当年功底深厚的老艺人,现在的年青艺人还很难撑起这项事业。总的说来,传承者不少,但传承质量在下降。”周召学分析说,“许多好的文化遗产,如果我们还听之任之发展,那么要不了多少年,它们就会与我们道别,所以我们现在就要绷紧神经了。”

  未来不可期,但可以肯定,澧州大鼓希望还在。2008年,澧州大鼓曲艺协会成立,目前会员达200余人,老中青结构平衡,3人被纳入中国曲艺家协会,22人加入省曲艺家协会行列;在县城和各大小集镇、乡镇,还分布有不少茶馆,供群众听鼓赏艺;乡村、城郊还有一大群大鼓粉丝,愿意做澧州大鼓的忠实听众;一批年青人还在努力,学鼓学艺,传承鼓文化精髓……

[稿源:常德日报]


  
网友评论
  评论载入中,请稍候.....

专题推荐更多>>

    没有相关记录!